热线电话
4006-256-896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荣誉资质
新闻资讯
成功案例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欢迎光临广州市凯发娱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网站!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凯发娱乐 > 新闻资讯 >

诸城早教乱象:监管空白 家长该如何选择?

发布时间:2019/10/17

  担忧孩子输在起跑线,早教成为“朝阳行业”。然而,早教不属于幼儿教育和义务教育阶段,野蛮式发展引发了各种行业乱象。

  近日,半岛网记者调查了各早教机构、诸城市教育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市审批和服务局、市卫健局等相关部门发现,目前诸城早教机构仍处于监管空白地带。

  诸城市民刘女士(化名)告诉记者,自己给孩子在新爱婴国际早教中心报了5个月的早教班,共花费8040元。交费前与工作人员沟通,孩子早上送入,晚上接孩子,中午孩子在其早教中心吃饭、睡觉。

  回家后,刘女士到工商公示系统查询,发现该早教中心的经营范围为“教育咨询服务”,与实际经营不符, 感觉自己收到了欺骗。刘女士与新爱婴协商不成,就到诸城市消费者协会求助,因刘女士报名后未带孩子去上过课,诸城市消费者协会建议只收取当时报名时的赠品钱500元,新爱婴退回剩下的学费。但新爱婴未采纳诸城消费者协会的处理方式,9月10日,刘女士告诉记者,新爱婴仍未退费。

  9月11日,记者联系到新爱婴国际早教中心,工作人员回应:“新爱婴可以与当事人协商扣除800元的礼品费,退回剩下的报名费用。但当时在协商过程中刘女士曾派人过去闹事,除非她先就闹事道歉,否则协商不成,可以起诉我们。”但刘女士表示:“自己并不知情有人去新爱婴国际早教闹事,怎么报班的时候那么容易,想退钱可真难。”截止记者发稿前,刘女士与新爱婴协商不成,仍未退费。

  8月4日,一则名为“900名家长被早教机构骗200万”的消息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榜第二名。据梨视频报道,这家早教机构名为“凯瑞宝贝”,在收取家长课程费用后门店关闭,负责人失联。经初步统计受骗家长近900名,涉案金额达200万元。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全国各地早教机构“跑路门”屡见不鲜。

  近年,早教机构在国内很多城市兴起,诸城目前在营的早教公司也不下十家。连日来,半岛网记者走访了诸城多家早教机构,当记者问其办学资质和条件时,他们都会提及他们持有诸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放的《营业执照》,具备营业条件。但新爱婴国际早教中心等早教公司经工商公示系统查询,公司经营范围均为“教育咨询服务”。记者发现,在注册《营业执照》过程中,经营范围为“教育咨询”,就不用具备教育部门发放的《办学许可证》。

  记者网络查询发现,诸城市金宝贝儿童多元成长中心发布的招聘英语幼师的招聘信息发布主体为“潍坊译轩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记者通过工商公示系统查询发现,其经营范围为教育信息咨询(不含教育培训、留学咨询及中介服务)。记者向金宝贝求证其是否注册的是潍坊译轩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对方表示新来的,不清楚。

  记者了解到,美国悦宝园国际早教诸城中心对于0-3岁的幼儿是早教课程,3岁以上就分为半日制和全日制,按照幼儿园的标准来,全日制的孩子一天吃3顿饭,半日制的孩子每天上午9点半加餐。当记者询问是否持有《食品经营许可证》时,对方表示不清楚,需要问领导后再回复。截止9月12日下午3点记者发稿前,未收到悦宝园回复。

  早教机构教师资质也是令家长担心的一个焦点。记者调查发现,早教老师大多数来自于早教企业自身的内部培训。早教班的老师主要是社会招聘的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人,经公司培训后上岗。一些正规早教机构每年教师的培训频率相对较高,而一些小型的早教机构则有应聘即上岗的现像,甚至不需要教师资格证。

  然而对于家长来说,让孩子在这样的培训机构上课存在不安全因素,因为正是由于缺乏专业的监管,才使得部分早教机构的教学质量难以得到保证,一旦遇到问题,家长支付的学费也将不受相关政策的保护,一旦出现问题,对孩子和家长的伤害将不可估量。

  那么早教中心是否有相关的资质和许可呢?记者采访了诸城几家早教中心。新爱婴国际早教中心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是加盟店,无论是从注册包括选址都是由总部指导,我们在教育局民办教育办公室有备案,我们也咨询过教育部门,对于0-3岁这一块不管,早教没有办学许可证。”记者向诸城市教育局民办教育科求证,对方表示新爱婴国际早教中心并未到教育局备案。

  东方爱婴早教中心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是全国加盟连锁店,去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的营业执照,也咨询过教育局,但目前早教行业还没有国家出台一个行业标准,需要办什么样的证也没有政策。”诸城亿婴天使、美国悦宝园早教均对记者提出的问题表示不清楚,需要汇报领导再给与回复,但截止记者发稿前仍未收到回复。

  金宝贝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是全国的早教机构,好几百家中心都是这样的,去教育部门审批,说不在他们管辖范围内,从市场监督管理局办证就可以了。”红黄蓝亲子园山东诸城园工作人员表示:“我只能说我们是正规的办学机构,所有的资质都是严格经过专业的审核的,其他问题不做回复。”

  “早教机构太多了,还有的说是美国的教育理念,真是挑花了眼。”市民高女士(化名)告诉记者,自己为了孩子能够上一个靠谱的早教,她走访多家早教机构、体验了很多课程才做出最终决定。高女士表示,让孩子上早教班,一方面是让孩子能够获得良好的教育,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主要是家里人都忙工作没时间照看孩子。

  记者采访了一位在孩子在早教中心上课的张先生(化名),张先生表示给孩子办的是半日制的早教课程,中午不管饭,一年要花八千多元。正准备带孩子报名早教课程的王女士(化名)表示:为了让家长放心,早教机构的老师最起码也要是专业的,有学历有教育经历的;为了自己孩子的健康,老师都应该有教师证,并且身体健康,无传染疾病,吃饭的话,应该有食品经营许可证,这样才放心。

  但大部分家长对早教机构有没有相关经营范围并不知情,只是看别人家孩子都在那里上早教班,就给自己孩子也报的早教班。家里 工作忙没时间照看孩子,把孩子送去早教班也是很无奈的。有些全日制早教班中午管饭,收费高,但想到不仅能让孩子开发智力,还能帮忙照看孩子,家长们也都接受了。

  关于早教经营范围问题,记者联系到诸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早教招生这方面应该咨询教育主管部门,公司的经营范围由审批局审批。”

  记者采访了诸城市审批局服务局商事登记科,工作人员表示:正规的早教需要办理办学许可证,但教育部门无法办理,因此早教一般都注册教育咨询服务公司。但经营范围为教育咨询是不能从事招生行为的,如果超出经营范围应当由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或处罚。诸城市教体局学前教育科工作人员表示:“早教机构的孩子一般为0-3岁,而这一阶段的孩子不归教育部门管理,按国家规定是诸城市卫健局负责管理。”诸城市卫健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没有接到省里通知或审批,建议联系诸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或审批服务局。”

  记者多方求证,发现对于诸城早教机构的监管部门并不明确。一些早教机构以咨询、文化或科技等公司名义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登记注册,获得营业执照后,再变相进行教育培训,结果成了四不管的空白地带 。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从学前儿童的发展阶段来看,0-3岁的婴幼儿归计生部门管理,3—6岁的幼儿归教育部门管理,早教行业实际上就成了“几不管”的空白地带,教学质量、内部管理无人监管。

  国务院5月9日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到2020年,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法规体系和标准规范体系初步建立,建成一批具有示范效应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到2025年,多元化、多样化、覆盖城乡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基本形成,人民群众的婴幼儿照护服务需求得到进一步满足。

  各省市级卫健委在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方面的主要工作是:一是全面落实产假政策,二是加快推进母婴设施的建设,三是做好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妇幼保健服务工作,认真贯彻保育为主、保教结合的工作方针,为婴幼儿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开展新生儿访视、预防接种、疾病防控等服务。

  经过调查,现在诸城一些早教机构根本没有培训或者教育的资质,家长也处于迷茫状态,在市场驱使下,早教机构的价格更是越来越离谱。政府监管不力、早教机构不规范、家长盲从成为早教市场乱象的三大主因。

  诸城市消费者协会工作人员建议,在选择早教机构时,可以看看商家的规模大小、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以及主体是否合法等情况。同时,要有风险控制的意识,经得住部分商家的“预付的越多,折扣越多”宣传、诱惑,不要一次性交太多钱,可采取分期预付的方式,因为不能保证商家后面的经营状况,即使后期采取诉讼的途径,钱也存在拿不回来的可能。

  早教乱象亟待整治,业内人士指出,教育部门理应担负起第一职责,卫生、市场监督管理、物价、消防等其他部门协调参与,并设立相关资质和准入门槛,对不达标的,不颁发牌子,同时建立市场监督机制,进行年审,建立信誉评估体系,这样才能改变早教现状,让家长放心。